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雅拉冒险笔记第三百零三章重合的时间点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6

雅拉冒险笔记 第三百零三章 重合的时间点

“砰”,潘尼斯自弥散的烟雾中飞出,从半空重重砸在仪式之间的地板上,过大的冲击力让他落地之后又重新弹起,快速弹动几下后,在地面上连续翻滚。诺拉的身影紧跟在他的身后,踏着空气一路奔跑,从烟雾里追了出来,追到半途突然加速,在潘尼斯还在翻滚的时候就从天而降,膝部在前,毫不留情的砸向潘尼斯头部的位置。

此时的潘尼斯非常狼狈,剑士服上到处是被烧焦的痕迹,梳理整齐的金发也一片凌乱,额前的头发被汗水浸湿,软软的粘在额头上,像它的主人一样狼狈,身上还多了几处刺伤,最严重的是大腿上留下的那个血洞。与此相对的是作为对手的诺拉,这位仅存的半死者衣着依然整齐,黑袍上也没有显出什么明显的破损,就是颈侧又多了一道血痕,显然也曾经处于很危险的状态中。不过即便对比起来差距很明显,但潘尼斯的脸色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双眼紧盯着对手,不放过一次反击的机会。

翻滚中的潘尼斯突然凭空消失,诺拉的膝撞重重砸在地面,发出轰然巨响,让整个地面都在抖动,地面抖动中,潘尼斯再次出现在诺拉的背后,身体因为刚才的滚动歪歪扭扭的,连重心都还没有找准,就已经反手一剑刺出,半秒的时间都不舍得延误。

诺拉的膝撞落空,却似乎早有心理准备,撞到地面的同时身体已经开始扭转,等潘尼斯长剑刺出的时候,已经以诡异的速度完成了转身的动作,握紧的拳头用力挥动,以拳对剑,正面迎击闪着寒光的剑尖。拳剑相交,坚硬锋利的单手剑发出一连串金属的哀鸣,翻滚着向后飞出,本应处于弱势的娇小拳头上却没有留下一丝痕迹,甚至没有受到阻滞,依然保持原本势头向前挺近。然而飞出的只是单手剑,在拳剑对撞的前一刻,潘尼斯已经果断松开剑柄,任由武器飞出,自己借此机会扭腰转身,左手五指绷紧,布满了斗气的手掌像利刃一样,无声的刺向诺拉的心脏。诺拉没有格挡也没有招架,只是稍稍侧身,既是让开了自己的致命部位,也是调整身体角度,另一只手上的匕首毒蛇般刺出,目标同样是潘尼斯的心脏。

潘尼斯知道,如果双方都不收手的话,自己的确可以对诺拉造成重创,毕竟胸口被开出一个至少手腕粗细的洞,不是谁都能承受的,但是诺拉的匕首却也一定可以在自己的心脏上开出一个洞,而且是足以致命的洞。无奈之下,手掌刺到一半就变为横拍,在诺拉的手臂上借力,身体以比匕首更快的速度向后跃青岛市教育局在两年前决定起,在空中一连串后滚翻,追上飞到半空的长剑,双脚同时落回地面。然而就在身体落地的时候,看上去还在远处的诺拉仿佛忽略了距离这一限制,像是瞬间移动般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匕首对着潘尼斯的喉咙横抹,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

不过,交战到了现在,对于对手的速度潘尼斯也有了一定了解,因此并没有感到意外,甚至连因为惊讶而导致的迟滞都没有,落地之后身体便已经开始微微后仰,同时灌注了斗气的右脚以脚尖为剑锋,自下而上突刺诺拉的小腹。诺拉冷哼一声,握着匕首的手臂突然弯曲,由横斩变为向下的肘击,与潘尼斯蓄满力的脚撞在了一起。又是轰的一声,足以徒手拆毁建筑的两根肢体再度相撞,能量在肢体的接触间爆开,翻滚的气浪又一次把两人向后弹开,让两人的后续动作都无法再进行下去。

潘尼斯的内心非常无奈,甚至充满了郁闷的感觉,这些年来,除了面对达纳库斯那一次之外,从没有一场战斗让他像现在这样纠结,现在他终于能够理解,这几年当敌人面对自己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感受了。一方是绝不可以死,甚至不敢受重伤,因为伤势如果过于致命,永生诅咒就会自动生效,在濒死的时刻让自己重生,那么这时候就算是杀死了敌人,也没有什么意义了,然而另一方则一点也不关心她自己会不会死,不死当然最好,即便死了也没什么关系,只要能拖着敌人一起死就可以了,这正是这几年来潘尼斯战斗时的状态,没想到今天形式逆转,回报到了自己身上。更让人无奈的是,诺拉似乎真的吸收了达拉克的全部死亡之力,现在她无论力量还是速度,甚至包括反应速度,都已经远远超过不久之前,就连偶尔爆发的光术都更强了,可以说从各个方面完全压制了自己的实力,而且还完全不担心死亡,自己才是不能死的那个,这时就让人觉得很尴尬了。

自嘲的笑了笑,潘尼斯没等身体落地就再次遁入韩方在会议上强调需要认真落实双方达成的协议固有心灵领域里,恰好避开了已经冲回来的诺拉足以致命的突刺,在领域里奔跑了数十米,借机调匀略微急促的呼吸,潘尼斯再次从领域回到了现世,刚一出现,便看也不看的反手挥剑横扫,挡住了从背后刺向自己的匕首。实际上领域内外的战斗就是这样,领域内可以感知到领域外的情况,而领域外的强者,如果对能量波动比较敏感的话,同样可以隐约感知到领域内敌人所处的大概位置,因此细微的位置调整也许不会被领域外的敌人发现,但是像这样长距离的转移,一定会被第六感能量感知敏锐的敌人发现。

诺拉却很平静,看开了自身的生死,看淡了自己的,此时的她内心毫无波动,如同深涧里的一潭死水,脑中唯一所想着的,就是杀死敌人,不计任何代价的杀死敌人,或者被敌人杀死,但也要给敌人留下终生难忘的教训。抱着这样的心态,继承了达拉克那部分力量的诺拉发挥出自己的全部水准在战斗,或者说她已经超越了自己原本的战斗意识,虽然战斗经验依然不足,但是实力和心态却足以弥补这份不足,在战斗中无时无刻不给潘尼斯带来极大的压力,让潘尼斯感觉越来越吃力。

左肩与右肩再度撞在一起,两人同时踉跄着后退,然而诺拉只退了几步便调整好了重心,肢体还没有任何动作,就猛一抬头,一道灼热的光线从第三只眼睛射出。这时诺拉的光术不再像原本那样以锥形范围是喷涌,而是高度凝聚浓缩,往往只有手腕粗的一道,但其中蕴含的能量,却比以前锥形喷涌时所有能量集中起来还要强。对于这样的光术,潘尼斯根本不敢加强护盾后硬抗,连试都不用试,凝聚的光束一定可以轻易撕开自己的护盾,把自己身上某个部位灼成焦炭甚至直接穿透自己的身体。因此诺拉刚一抬头,还没调整好重心的潘尼斯便顺势向前扑倒,在让过光术的同时蜷身向前翻滚,迎着光术落空后再次扑上来的诺拉冲厂商争相给产品贴上Win8标签!PC下一个最大卖点到来了过去。

然而这一次,双方却没能成功的再次接战,在彼此间还有几米距离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震动突然出现,让双方同时警惕的彼此拉开了距离。震动非常剧烈,让仪式之间的地面都在晃动,躲在祭坛范围内的三个幸存下来的亡灵法师甚至因为震动直接摔到,想要站起来都很吃力。剧烈的震动一直维持了十几秒才停止,震动停止后,重新拉开距离的两个对手同样充满戒备的紧盯着对方。

并且有一次暴雨降水过程。  为切实做好防御台风“凡亚比”工作“这是你给我们准备的新节目吗?”潘尼斯严肃的问道:“我还以为你想召唤出岩石巨人一类的生物呢。”

“你在开玩笑吗?还是说你感觉不出震动是从仪式之间外面传进来的?”诺拉人性化的撇了撇嘴,显然对潘尼斯的幽默感没有任何兴趣:“另外,岩石巨人是什么东西?”

“呃,忘记它吧,小说里的怪兽而已。”潘尼斯耸耸肩,虽然看上去又恢复了一脸悠闲,却警惕的再次倒退了几步,目光转向仪式之间大门原本所在的方向:“你为凯瑟琳他们安排的爆炸?”

“你会在自己的家里安排这种强度的爆炸吗?”诺拉摇头道:“我还以为是你又有什么阴谋了。”

“有阴谋的从来都是你们吧。”潘尼斯翻着白眼说道:“从最初开始就是你们,一直到现在。”

“这些事一点也不重要。”哪怕已经生活了不知道几十几百万年,诺拉依然保持着某类人争论时一点不讲道理的作风,直接把最关键的问题丢到一边:“看样子没有后续的震动了,那么继续吧,直到一方倒下为止。”

“呃,咱们商量一下。”潘尼斯干咳一声说道:“暂停休息一下怎么样,比如再聊聊天什么的,说不定一会还会有爆炸呢,对不对。”

“很遗憾。”诺拉虽然外表已过中年,但一笑起来还是带着成熟的韵味:“不行。”

(未完待续。)

伊春哪家治牛皮癣医院好
乌鲁木齐哪家医院妇科好
郑州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费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