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官方救世主第一卷急急如律仙侠世界第三十一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官方救世主 第一卷 急急如律 仙侠世界 第三十一章 剑宗回龙教

春殿总坛座于回龙山脉第一峰,有直属弟子二千人。主峰之外另有四山,分设征讨杀堂、情报密堂、外交禧堂、闭关香堂,各有堂主掌事,共辖弟子三千名。山门之外还立有三处分舵,每处分舵均有一名副舵主于总坛待命,随行分舵弟子共计600人。另有殿属九大门派大使常驻春殿,记百余人。总计五千七百余人。

主管外交的禧堂是春殿山门所在,回龙教一切高级外交工作也均由禧堂负责,为显剑宗第一教派威严,其山前门庭自然气派超凡:

坦坦石坪,光洁如盘。左右百丈,可容万人。

拱巨广厦,恍若神殿,步阶入云,直如通天。

苍天如海,山峦如滔,盛世波澜,荡尽邪魔。

墨匾金字,刀削斧凿,九州同慕,剑宗回龙!

石坪之上立有四路人马,不下千人,各成方阵。最左侧服饰炫彩,以年轻女弟子为多的正是春殿;立于春殿右手一侧,一身绿服苍劲,以青年男弟子居多的,是夏殿;再往右去,一群黄袍肃穆,胸口绣着回龙掌教盘龙纹的则是秋殿弟子;而立于石坪最右侧,白衫胜雪,面上均带着一副银质面具的一干人物,代表的便是冬殿了。

我真没想到回龙教竟然会以如此大的排场来欢迎我,幸亏纪小满提前已经告知了我他们的打算,不然我还以为这是要跟我决一死战呢。

我身着驭阳龙甲缓步走在最前方,喜春身为护法,跟在我的身后,曼柔非要作为家眷跟来我也不好拒绝,至于天池及其他冷门弟子,则被禧堂的传令掌事安排在山下一处空谷修整。

一路行去,前方三五米半空处,左右各有七名年轻女弟子驾乘一座花篮样法宝,不断撒下多彩花瓣,铺出一道笔直花径为我引路。女弟子之上十米处,又有百余名白袍男弟子御剑而立,各持洞箫竹笛弦琴铃铛,共奏一乐曲,曲声悠扬激昂,有欢腾凯旋之意。

行到仪仗阵前,喜春小声嘀咕:“春殿近年来竟受欺负,今日这般排场相待,不知张老狗又打的什么歪主意,你可得小心着点,阵前为首的那人名叫许辉,是张老狗身边的红人,阴险狡猾的很,待会若是要赏你什么东西你可别胡乱的就收了,提防有诈。”

我心中虽然有数,但还是点头回应了喜春,之前我只告诉她张殿心不会再图谋害我们性命,至于秋殿所谋之事并未与她细说,不是我有意瞒她,实在是她最近不怎么搭理我。

喜春又道:“还有,今日当着众人的面你可别跟我找别扭,春殿掌殿护法不和,传出去让人家笑掉大牙。”

我真呵呵了,我什么时候找别扭了,一直不都是她在找茬吗?怎么还反咬我一口。

回龙教四殿阵列拱卫着一名黄袍男子,应该就是喜春所说的红人许辉了,看他摸样三十来岁,小眼钩鼻,尖嘴猴腮,下巴上长着一块指甲大小的黑痣,黑痣上还有一撮长毛儿,一副典型的奸诈小人之相,我生平最烦这种人。

我在石坪近前站定,空中乐曲随之停下,被拱卫在前的许辉高声颂道:“回龙教左护法、春殿代职掌殿,四代首徒闹春临危受职,心系剑宗,先挫宗门邪道,又除气宗卧底,大振回龙教声威!教主有令,赐闹春盘龙教令,掌回龙教副教主之职,三日后于秋殿总坛行就职大典;春殿护法喜春,一路护法有功,接掌春殿掌殿之职,另赐冬眠百岁符箓;春殿一门近年历经图强,发奋不息,当可做回龙表率,赐三甲三剑,由闹春副教主敲定人选,择吉日入灵兽园,得灵兽认主后至回龙神殿修悟真身。”

听许辉叨咕了一大堆,我连一半都没听懂,我回头看喜春,喜春一脸惊讶的冲我连连点头,看她的意思似乎是让我接了这些赏赐。

于是我客气的一抱拳:“辛苦辛苦,东西我上哪领?”

许辉也冲我一抱拳:“属下秋殿护法许辉,兼领回龙教传礼掌事,见过副教主。”

我沉下了脸:“我是问你给我的东西上哪领?你聋啊?”

许辉被我冲的一愣:“哦,教主所赐自有传礼堂弟子送到殿上,副教主不必劳心。”

我点点头背起了手,一甩刘海打着官腔对许辉教训起来:“我们开宗立派,门面固然重要,但这劳师动众的事以后还是要少搞,大家手里都有工作的嘛,你看你搞这么一出,大家的工作是不是都要耽误了?对我们这个集体是会造成影响的嘛。”

许辉脸色有些难看,解释道:“副教主多虑了,属下早有安排,不会耽误什么事的。”

我一撇嘴:“你看看你这个同志,我的观点才刚一抛出来,立刻就被你反驳了,也不知道这回龙教到底是副教主官大还是你这什么什么传礼掌事官大,我看这个副教主当不当也没啥意思。”

许辉听出我话中影射之意,连忙躬身下拜:“副教主言重了,属下绝无僭越之意。”

我一瞪眼:“你当然没有僭越的意思,在教主身边服侍这么久,你早就把自己当副教主了吧?”

根据喜春的描述,再以我的经验分析,许辉这类人物在回龙教中一定是惯于作威作福狐假虎威,而久居教主身侧,定然也对权柄欲望极强。

我出言一试,许辉脸色立时变得极为复杂,只见他小眼转转口齿磨磨,小人嘴脸一览无遗,但很快便换做了谄媚之像:“小人不敢,副教主年轻有为功高盖世,岂是小人可比。”

我一笑:“不想当教主的护法不如当太监,放心,我一向看重你这类要强之人,教主那里我会替你美言几句的。”

许辉不明我所言用意,只得含糊敷衍:“多谢副教主提携,便请移驾禧堂望贤亭,教主可盼着见上副教主一面呢。”

我哼了一声,举步绕过了许辉,乐曲再奏,花径沿途,在仪仗弟子的拱卫下,向着山上缓步行去。

密林石阶,每拾几级,左右便有守卫弟子躬身膜拜,而我头都没点一下,算是彻彻底底装了一回B太少。

蹬了至少上千阶梯,走过四个缓步平台,在一座隐在林后的古朴小亭前,许辉恭谨的请我停下脚步,收肩在一旁禀报:“副教主大人,前方便是望贤亭,依礼只有您一人可参拜教主,还请喜春护法和这位姑娘暂候片刻。”

我点点头,给喜春和曼柔使了个颜色,接着一甩刘海一震披风,独自一人大步向小亭走去。可才走出几步,我觉得有些不对头,细细感触,竟有一股不可见闻的怪异能量从那亭中发出,源源不断的向我逼压,气海之体竟然都被引“开始!”动了起来,北京南部、天津西部、河北中南部、山东西北部的部分地区将达到严重污染。这是继20日首次联合发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重污染天气预报后不住的吸收周围空气中稀薄的自然真气,但却不能稍减那逼迫之感。

虽然纪小满说过张殿心不会害我性命,但还是谨慎一些好,于是我不再上前,直接跪了下来,从怀中取出得自天池的那支仙侠榜拓印卷轴,高举过顶诵道:“属下春殿代职掌殿,四代弟子闹春,叩拜教主!奉上吾师尚若春所托仙侠榜拓印,以复教令。”

拜诵完毕,我偷偷抬眼去瞄,可那望贤亭被树林遮掩,远处更不可见其中事物。

一道牵引之力传来,手中卷轴被卷了起来,径直飞进了望贤亭中,接着便听一幽幽男音传出:“闹春副教主大贤大能,得你相助,回龙教大盛之日不远矣。”

听措辞语气,可断出张殿心确实没有杀心,不过我若是接了这副教主之位,日后便要生活在他的眼皮底下,这可存在着极大的隐患,且不说我如今的特殊身份和张殿心的忌惮,光是我招人烦这股劲儿就容易丢了小命。

想到此处,我心中一亮,回头看了看许辉,许辉也正一脸不安的看着我,我冲他咧嘴一笑,接着高声颂道:“属下侥幸得些小名,万万不敢与教主比肩,为表隶属之心,特向教主请辞副教主一职。”

我知他并非真心愿意让我当副教主,这才有此一说,果然我只是稍微推脱,张殿心便既应允:“好,闹春掌殿不求虚名,正是我教所求之贤才,本座便允你所请,你只管安心经营春殿山门,喜春护法的提职也一并免了吧。”

我先行谢恩,继而又报:“属下知教主求贤若渴,如今有一贤才可用,盼请教主赏识。”

张殿心朗声笑道:“好好好!闹春掌殿果然识大体,却不知何人有此大才大幸能得你所荐,你且报来,本座定会从优安置。”

我高声道:“属下所荐之人名叫许辉,此子心思细腻勇于担当,又常年服侍教主左右,深悉于教务,教主何不任他为副教主。”

张殿心对我的推荐饶有兴趣:“闹春掌殿,你可知你所荐之人是我身边的传礼掌事,又兼秋殿护法,向来为我重用?”

“属下知道。”

“虽是举贤不避亲,许辉论才论德倒也担当得起,可回龙教向来重视四殿均衡,因此副教主一职才始终空缺,当今秋殿已是掌教总殿,若是再任一个副教主,哈哈哈,怕是各殿会说我这教主偏心了吧。”

“属下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才有此提议,来年便是回龙教教主换任之年,届如今都已将“打造世界500强企业”作为经济发展的一项重要任务时教主若意外让位,秋殿实力必受影响,但若许辉任了副教主之位,秋殿依旧在教务上面保留了较强的影响力,请教主恕属下直言之罪,属下是为大局着想,不想见到四殿失衡之态出现。”

张殿心一直担心自己教主之位不保,我这句话故意杵在他的心病之上,而且这其中还有更深一层的含义:许辉当了副教主不要紧,但如果张殿心来年真的没能连任教主,那么他便只能继续当自己的秋殿掌殿,同时需在教内兼任护法职务,那么就在职务上低了身为副教主的许辉一等,许辉是他的狗啊,他能忍的了?这个玩笑开的绝对够大。

在场众人深悉回龙教教法,不难得出这个结论,张殿心就更不用说了。在我言语之后,望贤亭内外均是一片冷寂,场面既尴尬又紧张。我则慢慢转回头去,向着瘫软在地的许辉竖起了大拇指,并送给他一个满是鼓励的眼神。

说好的美言几句,没骗你哦~

太原宫颈糜烂治疗哪家好
早期肺癌如何治疗
西安妇科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