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学霸第章白家头等大事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学霸 第70章 白家头等大事

白舞阳的计算力在十一阶中期,计算值1160,差几点到后期,实力惊人,粗略试算了几个数字,结果都收敛为1,但她的直觉告诉她,一定会有某些数会发散。

“要不你给我出个题目也行。”

“呸,你这个无赖是想骗我的高等级算题吧,行,我答应你,但是口说无凭,为了防止你耍赖得留下证据。”白舞阳不及细想,拿出随身携带一张白色誓言纸,龙飞凤舞地写起来,若拒不执行,可恳请智慧宫裁决,反悔都不行。

刘蒙一副为难道:“不用这么上纲上线吧,我们都是准学者,守信誉的人。”

“本小姐守信誉,你这种人死皮赖脸说不准,签吧。”

白大小姐一蹙眉咬破了手指,签名都那么洒脱,刘蒙不情不愿也咬破了手指,签上名字,这并非是论战的约定,并不会在眉心出现印记,不过双方约定,誓言纸上撰写,做不得假,具有效力约束。

一人留一份。

“咯咯,等死吧你,这一天时间足够验算通过审查上百万范围了,总能找到一个满足的数,我白家吃闲饭的真学者可不少。”

刘蒙极为惊恐地看着她,“你……你不是说不求助他人吗?怎能言而无信。”

白舞阳像一只计谋得逞的小狐狸,“我不那么说,你又怎会心甘情愿上当呢,哼,等着给我下跪吧。”

她说完一转身就如旋风一样又出了智慧宫,回家去了。

刘蒙收好了誓言纸,晃悠着往二层去,心说,大户人家出来的闺女真是心思单纯啊。

两人在一起嘀咕好久,袁华一直在二层的扶梯看着,刘蒙一上来,他就瞪着眼哼了一声,靠近过来,极为严厉道:“你跟舞阳说了什么?她怎么离开了。”

“这是我们俩的小秘密,我答应建议关注两条主线:一是选择对电价上调业绩弹性高的公司舞阳不告诉别人,不好意思啊。”

袁华那个气啊,真是见了鬼,白舞阳特讨厌刘蒙,怎会跟他交谈那么多,还匆匆离开,他怎么想也想不通。

“你特么真是欠揍,今晚,你逃不掉,哼,除非你躲在女人身后。”

故意激我呀,刘蒙心说,你小子看着吧,老子就躲在女人身后,还是你喜欢的女人,你就等着气得咬牙也没用吧,没成真学者,也只能用这迂回的法子。

“我为什么要逃?难道你想让人打我闷棍吗?这等卑劣行径哪里是你这高贵的徽章准学者所为,要不然来一场论战,才是解决我们学者争端的方法。”

袁华那个气呀,真要论战就惊动太多人了,赢了还好,万一输了,肯定受家族严惩,他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犯不着跟刘蒙这样的滚刀肉论战,赢了是正常,输了成就刘蒙的名声,都是吃力不讨好。

“你配吗?”袁华蹦了三个字出来就走了进去。

白舞阳在回家的路上就已经试算到一万,惊讶地发现竟然每一个数最后都收敛到1,还不信邪了。

白瑾和夫人正在赏花,就看到乖女儿风风火火又回来了,白瑾宠溺地看着女儿,轻笑道:“丫头,怎么又回家来了?”

“爹,召集咱家所有的学者,我有急事。”

“什么急事儿,看把你急的。”白瑾不当回事,对着仆人招了招手便去办了,不管女儿什么要求,他都会满足,尽管有时候太儿戏了些,她开心就好。

“算题。”

“什么题需要动用这么多人力?”白瑾也很吃惊,女儿本身就是万中无一的十一级徽章,比自己当年还强,什么算题还需动用这么他人呢。

“你自己看。”

白瑾接过来笑呵呵道:“我当什么算题呢,这就把我宝贝女儿难住啦?且让为父来帮你一把。”

学者八级不是假的,一念便能进行百步计算,白瑾几分钟就试算到了上万,仍然没得到结果,此时脸色凝重了些,开始觉得这算题并不似第一眼看着那么简单。

“就知道说大话,也被难住了吧,哼,我算了一路也没结果,快点把学者们都召集起来帮我算。”

白家所有学者包括准学者们全部被动员起来,放下所有工作,试算,白瑾最强,从百万后开始计算,越大的数,按照那规则,一个数就要耗费一些时间,算力再强,进展也不大。

白舞阳眉头皱得更紧,她从九十万开始算起,竟一无所获。

眼看时间迫近,她不满地喊道:“有没有人算出一个结果啦?一帮子废物。”

没人应声。

众人都知道家主最宠爱女儿,且大小姐天赋极佳,被抓来做这种低级试算,也不敢有怨言,都没想到一天算下来尽然无果,被骂也得受着。

“爹。”

白瑾也被这算题迷住了,思维定式觉得肯定有一数不满足,可偏算不出来,摇摇头道:“爹爹也没有结果,很神奇,全部收敛为1。”

“怎么办?我要输掉了呀。”白舞阳要哭鼻子。

老爹连忙安慰一番,乖女儿莫哭,“这算题可是秋明拿来的?没关系,为父去跟他说一声,自然不会为难你。”

“秋明哥才不会呢,一个很讨厌的家伙,我们还有赌约呢,白纸黑字,歃血为誓。”白舞阳万万不甘心,摇着爹爹的手臂撒娇。

“哎呀,傻女儿,你打了什么赌约啊,女孩子家可不能随意发誓言,快拿来为父看看。”白瑾也是一慌,对着宝贝疙瘩可稀罕得很,拿过来一看系统发布后才放下心来,不过是车接车送而已,也不是太大难事,只是一想又是恼火,这哪个不开眼的家伙竟敢哄骗我女儿,一看到刘蒙的名字就喝道:“这哪家的小子这般不知好歹。”

即发生所谓“武力攻击事态”时

说不得老爹出马,以势压人。

刘蒙,这名字有点耳熟,白瑾皱了皱眉。

“爹,我输了,中了那奸猾小子的计,怎么办?这根本就是无解的题。”

白瑾想起来了,昨日与秋维喝下午茶,听他谈起过这名字,原来是刘仲大人的独子,这倒有些麻烦,秋维言语中很是欣赏维护,若是以势压人,倒落了欺负小辈的名头,日后难免要被秋维问责。

福州好白癜风医院
张掖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邢台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