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寻龙霸主第九十五章谁是谁的猎物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寻龙霸主 第九十五章 谁是谁的猎物

司鸿桀闻言一愣,而后缓缓转过头,双目中燃烧着一丝炽热的火焰。

长天站在司鸿桀的身后,扬起手中的“灭焰”神兵缓缓説道:“灭焰,不知能否斩灭人心底深处贪欲的火焰呢!”

“秦祺,杀了他!拿回神兵!”司鸿桀望着长天,对秦祺説道。

秦祺闻言后双脚向后退了几步,笑道:“司鸿宗主,不可否认,你的演技很差!差到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该怎样继续将这个故事编下去!”

司鸿桀闻言面色微滞,但旋即便又恢复了镇静,口中嗤笑道:“如此説来,他是你救的了!”

司鸿桀口中的这个“他”自然指的是长天。

由北京市公安局移送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 “不错,你布的这个局很完美,只是我刚才已经説过,你的演技很差,在你催发毒烟的那一刻我便已经有所怀疑,而你接下来更是变本加厉,为了夺取神兵竟妄图将毒烟吹到峡谷对岸,我想当时你早已知道长天阁主会舍弃最佳的逃避时机而挡住毒烟的扩散吧!”

司鸿桀没有説话,但眼中却露出些许惊包括照相馆老板都来了讶。

“不得不説你太心急了,若是没有那道毒烟的话,我想我或许不会如此确定,不过我也很庆幸最终看清了你的嘴脸,似乎还不算太晚!”秦祺冷笑道。

话虽如此,但秦祺心中却着实感到后怕,司鸿桀毒烟的目标原本就并不是长天,而是峡谷对岸的村落,因为他十分清楚长天是什么样的人,他更知道长天一定会舍生忘死地去阻止毒烟的蔓延。

司鸿桀的算计是致命的,而长天的这个弱diǎn也是致命的,若非秦祺在临危之时果断撑起一道龙元光幕将长天换掉的话,恐怕此时的长天早已毒发身亡了。

而让秦祺真正下定决心帮助长天的原因,正是司鸿桀和长天截然不同的表现,一个为达目的滥杀无辜不择手段,另一个舍生忘死只为了阻止毒烟的扩散。

司鸿桀终究低估了秦祺的头脑。而他不知道的是,不仅秦祺有所怀疑,就连柳依依都对自己的师父产生了怀疑。

当日柳依依在玄天阁内见到秦祺时説的第一句暗语,使得秦祺对于司鸿桀的目的不再盲目相信,虽然柳依依也只是推测,但秦祺相信这种推测一定是基于某种事实。

而当时柳依依也只告诉了秦祺两件事,其中一件便是关于冥界入口的推测,而另一件便是:毒宗有变!

秦祺并不知道柳依依察觉到了什么,更不知道毒宗有变这四个字代表了什么,当时也不允许二人有过多的交流,所以秦祺才又重回毒宗。

而令秦祺感到有些惊讶的是,司鸿桀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竟异常镇定,相信这件事无论跟谁説起都不会犹如司鸿桀那般镇定,让人感觉似乎司鸿桀早就已经知道了一般。

而这只是其一,其二便是司鸿桀字里行间中都在强调一件事,那便是夺回神兵,虽然其借种种理由进行掩饰,但当秦祺説出要禀报圣女时,司鸿桀的态度明显有些失控。

秦祺知道,那是因为他怕木族一旦介入此事,那么神兵将彻底与其无缘。

所以司鸿桀不允许第二个人知道此事,而其之所以选择秦祺,那是因为现在的秦祺陈律师提醒乃是木族内一颗摧残耀眼的星。

设计杀白胜、灭白家、抗土族、突杀奎木狼、而且其父亲秦阳子,姑姑木族圣女,就连他自己都拥有着龙族的尊贵身份。

而且更重要的是秦祺似乎与柳依依关系甚密,头脑又足够聪明,所以司鸿桀根本找不到比秦祺更合适的人选。

而司鸿桀布下的这一切的唯一目的便是夺取“灭焰”神兵。

虽然现在的秦祺对这一切依旧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比如司鸿桀为何会知道长天手中的“灭焰”?长天的“灭焰”又究竟从何而来?是否真的是冥界入口的封印之眼?毒宗内的封印是否真的是天魔封印?如果是的话,那么封印之眼又是否存在?

一切的一切都需要秦祺去一一寻找答案,但至少这一刻,秦祺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司鸿桀,我不知道你究竟对秦祺説了什么,但你心中的邪恶贪念此时已是昭然若揭,今日定不能留你!”长天手中“灭焰”陡然变得通红无比,刀尖之上更是腾出道道火焰,使得周围温度骤然增高。

“就凭你们两个,还不配杀我!”司鸿桀面色狰狞,或许是因为愤怒,説话的声音陡然变得异常尖利,周身经瞬间被一层黑雾所笼罩。

“斩!”长天暴喝一声,手中“灭焰”豁然吐出一道长达半丈的赤红刀芒,夹杂着灼热的气息向那黑雾急速斩去。

秦祺见状同样这个克隆Navi人可以让人类的意识进驻其中不敢怠慢,扬起天工剑青芒闪烁,只见自天工剑内瞬间射出数百支青色短剑,剑尖所指散发出道道凌厉的剑气。

“合剑诀!”秦祺大喝一声,随即这数百支短剑向黑雾爆射而去,而且在行进过程中竟瞬间合体,形成一柄巨大的青色光剑,同时无匹的剑意夹杂着破空之声继续向那黑雾刺去。

禅心剑诀第六式,合剑。

不可否然,这一式秦祺已是催动了自己的全部龙元之力,秦祺的长发黑衣被龙元之力夹带着的强大气息随风激荡,此时的秦祺犹如一尊凶魔,让人望去顿时不寒而栗。

而长天手中的“灭焰”更是充分展现了作为神兵应有的强悍,刀芒看似缓慢,但却瞬息而至,正斩入那黑雾中心。

紧接着,秦祺的青色光剑随后而至,一刀一剑,瞬间便将黑雾搅得四散而去,但却哪里还有司鸿桀的影子。

“人呢?”秦祺惊呼一声。

长天眉头紧蹙,神形不动如山,仔细感应着周围气息的变化。

一个人可以凭着异术暂时隐去神形,但却无法掩饰因为隐身所导致的气息外泄。

然而片刻之后令长天和秦祺均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司鸿桀的气息全无,就好像根本不存在这个人一般,感应不到一丁diǎn的蛛丝马迹。

但就在二人遍寻不到司鸿桀的气息之时,却没有注意到就在二人之间的半空之上,局部的空间出现了细微的波动。

“xiǎo心!他还没有离开!”长天不忘提醒秦祺。

秦祺没有説话,只是diǎn了diǎn头,虽然长天方才阻挡毒烟的行为博得了自己的帮助,但秦祺始终不是一个轻易相信别人的人。

在没有确定长天值得相信之前,秦祺绝不会感情用事。

而司鸿桀的修为不及长天,何况现在的长天拥有着“灭焰”神兵,二人若是堂堂正正战斗一场的话,司鸿桀绝非长天之敌。

但司鸿桀善毒,甚至其根本无需使用真元之力便可以让长天死于自己的毒物之下,所以司鸿桀无疑是危险的,而隐去神形的司鸿桀则更加恐怖。

不过司鸿桀却似乎没有动手的打算,长天与秦祺二人在身前撑起一道真元光幕,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似乎过了许久,长天的脸上已经初显暗黄之色,周身气息和真元光幕也变得不似方才那般强盛,而这正是被那毒烟侵袭的结果。

“阁主!我们先离开这里吧!”秦祺担忧地説道,毕竟现在根本不知道司鸿桀是否还在,即便他没有离开,那么他根本无需出手,只要耐心地等上一会,或许长天便会毒发而亡。

长天闻言后轻轻diǎn了diǎn头,身体传来强烈的不适感,使得长天自己十分清楚自己怕是坚持不了许久。

但就在二人正准备离开之时,司鸿桀的气息陡然出现。

“哈哈哈!将神兵留下,我或许可以饶你们一命!”司鸿桀阴鹜的声音传来,但却依旧没有现身。

而就在此时,秦祺与长没有任何犹豫,几乎同时催发真元之力向一侧的半空攻去。

青剑赤刀,蕴含着无匹杀意瞬息而至,就在二人认为司鸿桀此次定然非死即伤的时候,两道攻击落空了。

似乎二人所攻击的那片空间除了空气之外根本就不存在任何东西。

长天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狰狞,手中“灭焰”豁然腾出一道长达数丈的赤红色火焰,如同一条火龙般吞吐出无数火蛇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似乎要将世间一切化为灰烬。

轰——

一声巨响,“灭焰”释放出无匹凶戾的火焰之海,除了二人所在之处,几乎所有目光所及之处尽是一片赤红。

秦祺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脸上充满了惊骇,这便是神兵之威,这是一种足以毁灭一切的力量,而且这仅仅是由一名赤境强者所发,秦祺不敢想象若是“灭焰”在修为更高的强者手中会呈现出什么样的威能。

而由此可以看出,自己的偃月龙皇枪将会拥有什么样的力量,惊骇之余,秦祺更多的是期待。

长天神色冷峻,双目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一片火海,他不相信自己这一击能够将司鸿桀击杀,但却至少可以使其现出原形。

熊熊火焰将二人脸色映照得一片通红,炽热的温度似乎要将周围的空气引燃,宛如末日。

而司鸿桀却始终没有出现,甚至原本散出的气息都再度消失得干干净净。

昆明男科医院
佳木斯哪家医院牛皮癣好
孩子脸色发黄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