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岩武天尊正文第二百二十四章安东野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岩武天尊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安东野

“你们龙荒坛的人很嚣张啊!”

关容并没有刻意去压低声音,而且是让张岩他们在内的所有人都能清楚的听见这句话。

他这句话很明显就是对他们这些龙荒坛的成员相当的不爽,甚至是把他们当作成敌人来看待。

只是,关容的这种傲气在其他人眼中或许有那么一点威慑力,但是在张岩他们眼中,就真不怎么样。不过他们并没有对关容冷嘲热讽一脸鄙夷之色,毕竟大家都是龙庭学院的一员,若是把关系闹得太僵总归不是好事。

“听说你是这一届的前六名!”流广尘并没有理会关容的敌对之意,反而是带着一丝热血战意说道。若是关容实力太弱,他根本就不会走上这座擂台。天梯战固然重要,但他更想要的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来衡量自己从天龙池内出来后的真正力量。

“是不是前六名,打过就知道了。”关容阴沉着脸,冷声说道。

对于关容这种敌视态度,流广尘也是冷脸以对,漠然道:“傲气太盛,是会受伤的!”

“受伤?哈哈……从进入学院以来,还没有人能够让我受伤。”

流广尘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打算再多说什么,关容近乎已经自负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只有将他踩在脚下才能教他好好做人。

体内庞大的玄气缓缓涌动,凝聚在他的手掌之上,一丝淡淡的凶威扩散而开,如今的流广尘可是货真价实的玄魂境强者,而站在他对面的关容也不过就是玄皇境大成而已。

不过流广尘并没有因此而有半点轻敌之意,能够成为这一届的前六,必定也有着一些独特的手段。

感受到流广尘境界上带来的一丝威压,关容当即一声厉喝,刚烈的玄气暴动,当即化作一道残影冲向了流广尘。

咻!!

凌厉的一掌带着强横的劲风轰出,而流广尘只是脚下轻轻一动,手掌便不断为小朋友传递着简雅、活泼、自然的生活方式和文化品位。嗒嘀嗒品牌与孩子们同行是擦着他的肩膀轰了过去。

见攻击被轻易躲开,关容脸色却不着丝毫变化,手臂一旋,手掌成刀,金属性玄气所拥有的锋锐喷薄而出,旋即横斩出去。

然而,还不等关容面露笑意,他的脸上就是瞬间阴沉了下来,这一击再度落空了,他的手掌就像是斩中微风中的一片鹅羽一般,毫无着力的感觉。

关容手臂猛然一收,急忙后退了十步,脸色阴沉的盯着流广尘所在的地方。

就在所有人都是震惊于他的速度时,流广尘却是原模原样的站在那里,似乎并没有移动过。

一阵清风还在原地旋转,流广尘的身影便是消失不见,这时,流广尘右脚一步后退,嘴角处掀起一抹诡异的阴笑。

“金地剑阵。”

一道喝声自关容口中传出,就在流广尘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三米之时,他所在的擂台地面,骤然一阵金色光芒闪烁,七把金色剑芒直接从地面飞射而出,带着一缕杀气冲杀向了流广尘快速移动的身体。

然而,不等关容脸上的诡笑达到最盛,便是戛然而止,金色剑芒直接飞向了天空,并没有发出刺穿人身体的哧哧声响。

擂台下一片死静,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盯着关容的身体,如果大家能把我说的这三点做好的话谁也不知道流广尘下一刻会在什么地方出现。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手段,当真是小看了你。”流广尘淡漠的声音响起,而后在关容的右侧显出了身影,当即就是一鞭腿猛烈扫出。

关容的也不是什么弱者,反应自然也不满,旋即手臂一挡,将流广尘的攻击生生硬接了下来。

不过他的身体却是被流广尘给一腿扫得向后滑退了五十米米左右的距离,两条极为显眼的痕迹出现在擂台上。

这时,擂台下,一阵阵惊疑声传出,不少人都是被刚刚的那一幕给彻底震住了,从刚刚的情况来看,关容竟是被流广尘玩弄于股掌之间,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你们这提升可不是一星半点啊。”李仁目光如炬,盯着流广尘的身影,对张岩他们喃喃道。这里的人当中就只有他、王攀、幽静怡三人对流广尘最为了解,因为他们彼此之间是真正拿出全部的力量与底蕴大战过的。

在以往,流广尘的速度与力量是不可能这么强大的。

“真不知道你们的任务到底是什么,竟然能够得到如此的奖励。”聂麟也是带着一丝疑问的说道。

“呵呵,最好还是不要指望那种任务出现第二次,不然可有得受的。”张岩淡淡的一笑,道。就算是两个多月过去,那场疯狂屠杀所残留的一丝惊恐还迟迟没有彻底散去,他也不想在去经历第二次,至少不会再让自己亲自动手去屠杀。

听到张岩这神秘一说,众人的好奇心更是被调了起来,不过也不打算现在就多问什么,而且张岩的话里明显是不想去多提。

……

擂台上,流广尘再度强势出手,将关容逼得步步后退。毫无招架之力,而后者并没有打算认输的意思。

嘭!!

两人一掌强势对碰,关容的身体被震得直接退到了擂台的边缘地带,只差三步便是会落出擂台,只要一脚沾到地面,就意味着失败。而且,天梯榜第一条规定就是,不能腾空,只能站在擂台上对战,违反规定的自然也是失败。

看着一步步紧逼而来覆盖面广的流广尘,此刻的关容已经显得有些不淡定起来,他没有想到前者会是如此之强,打得他根本就没有反手的力量。而且不能腾空,让得他也无法彻底展开拳脚。

“下去,或者由我亲自送你下去。”流广尘冷冷的道,丝毫没有给关容留一丝情面。

闻言,后者的面色骤然一沉,就这样被打败,实在是一件极为不甘心的事。

旋即一咬牙,心中狠心一凝,关容便是化作一道幻影消失不见。

下一刻,一声大喝在半空中响起,关容面目狰狞,就算是被打败,就算是违反规定,他也要让重创流广尘,让得他不好过。

“流广尘,十七的名额让给你,这一战你可敢应?”

下方,不少人都是惊声望着天空上关容的身影,对于他的这种举动,所有人皆是没有想到,不过更多的人心中很清楚,这是关容不愿认输的一种借口罢了。

离开擂台,就意味着整个天空都成了战斗的场所,不再受天梯赛规定的约束,所有的手段都可以施展出来,只要你能战胜对手。

“这关容也不是个傻子啊,竟然想用这种办法扳回颜面。”聂麟淡淡一笑,道。

“看上去不是个傻子,但是更像个傻子。”王攀讥讽般的笑道。

对流广尘多少有一点了解的人皆是点了点头,没有任何规定的约束,关容在前者手上只会败得更惨烈,更加颜面不保,甚至重伤回去躺上个把月也说不定。

流广尘一声冷笑,然而还不等他腾空而起,一道声音便是让他停住了身影。

“关容,被打败就回去好好修炼,别再给御灵殿丢人现眼。”一道身影缓缓从远处走来,一点点凌厉的气势自其身上传荡开来。

人群中突然传出一道道低沉细碎的议论声。

“这不是御灵殿的霍风?”

“他可是天梯榜第三名啊。”

“霍风与关容可都是殷堂主最得意的弟子,关系也是极好,得罪了关容也就等于得罪了他。”

……

“霍风师兄。”关容收敛了所有的气息,颇为恭敬的道。

“关容师弟,堂主找你有事,天梯榜的事暂时先放上几天。”霍风漠然道,目光却是看向了擂台上的流广尘与下方的张岩他们,满脸和善的笑意,而这笑容之下却是一副森然的面孔,道:“第十九的名额就让与诸位,下次再找诸位切磋。”

然而,不等霍风带着关容离去,一道懒散随意的声音便是在这片天空内响起。

“哟,这不是霍风,霍老三?许久不见,看来你最近过得挺滋润的啊。”

因为霍风一直以来都排在第三位,所以大家就给他取了个绰号,霍老三,久而久之也就被大家传开了,不过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都是在私底下议论,不敢真个当面喊霍风霍老三。

闻声,每个人的目光都移向了另一个方向,只国家电公司对特高压电的投资计划引发了众多的质疑。相比于巴西成功地利用节点电价法吸引输电设施投资见一身穿血色与黑色搭配的长衫,约莫三十岁左右,看上去颇为俊逸潇洒。

“这……这不是第一的安东野?”

“他不是执行任务去了?刚刚他的名字可都还是红色的啊,怎么会这么快就回来了。”

……

张岩他们的目光晃了一眼天梯榜的光碑,只见安东野那个名字从红色变成了金色。

“安东野,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执行完任务回来了,还真是让人感到意外啊。”霍风冷声笑道:“不过这样也好,你的位子该换了。”

“霍老三,我安东野随时恭候,如果你现在就想跟我打一架,我也算是能够找到点乐子了。”安东野一副放荡不羁的语气,完全随意的表情,更是让霍风感到极为不爽。

“想找乐子?你最好还是找别人去,我这里可没有乐子给你。”霍风讥讽道。

闻言,安东野轻叹了一口气,无所谓的道:“唉,罢了罢了,相比之下,我对你的兴趣并不大。”

霍风一声冷哼,当即带着关容愤然离去。

银川治疗男科医院
太原男科哪好
成都包皮包茎治疗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