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寂灭武神第章太子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寂灭武神 第291章 太子

张山这时已经追到了那头煞尸面前,又是一记寂灭斩。

那头煞尸厉啸了一声,气势猛增,双爪绿光大闪,架住了藏锋。

铛的一声大响,双方都退了一步。

张山目光扫过煞尸的双爪,上面只是出现了一道淡淡的剑痕,瞬间又恢复如初。

“这又鬼爪子太硬了,居然斩不进去,比它的躯体要强上不止一筹。”

张山思忖着,脚步一错,向着它的身后绕去。

攻它的前方,有那双爪子抵挡,恐怕难以斩到它的身上,因此张山决定尽可能的绕到它的背后攻击,像刚才在它背后劈中了一剑至少还能破开它的身体。

把无极星罗步展开至极致,张山的身形恍如一道轻烟,围着煞尸转动了起来,向着它的背后猛攻。

煞尸厉啸连连,片刻之后,背后己被张山斩了六七下。

而张山每一剑都斩在相同还有但农花和万飞所生的一个两岁女孩的旧伤上,那头煞尸背后的剑伤已经深达半尺了。

煞尸的伤口内无数肉芽疯狂的生长,试图修复损伤,但却跟不上张山的伤害。

张山心中暗喜,估计再有十几剑就能将它斩成两断。

这时,这个煞尸一声厉啸,向着缪采盈的那边扑了过去。

而缪采盈的那头煞尸也同样发出了一声中嗥叫,放弃了对手向着同伴奔了过来。

瞬时间,两头煞尸痛背贴贴背的站在了一起。

“智慧好像不低了,还懂得组队防守?”

张山在它们身前一丈处停了下来,皱了皱眉头。

缪采盈这时来到他的旁边:“这是两头六阶煞尸,实力相当于真武九重的武者,除非我们有玄武境的攻击力,否则很难破得了它们的防。”

“主要是它们的爪子太硬,正面是没办法,背后却是可以的,不过现在他们背贴背就难办了。”

“师弟为什么不开镇压法域?”

缪采盈忽然问道。

“镇压法域?对煞尸有作用么?”张山除了复古无比以外不由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不妨试试。”缪采盈不确定的道。

张山也不迟疑,镇压法域开启。

两头煞尸身上的煞气忽然就开始跌落。

“有用!”

张山眼睛一亮,神识感应之下,这两头煞尸实力下降到五阶了。

煞尸等级每增加一阶,就相当武者增加三重小境界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

现在它从六阶掉到五阶,就只能相当于真武六重的武者了。

“现在可以收拾它们了。”

张山哈哈一笑,一步跨到它们的面前,寂灭斩向着当中的一头直斩而下。

嘭!

一声闷响,那头煞尸的爪子被张山一斩而断,藏锋余势未了,将它劈得直飞了出去。

可以看到,它的胸腹间出现了一道深在半尺的剑痕。

张山身形一闪,急掠而上,再是一记寂灭斩急斩而下。

煞尸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嗥叫,被藏锋劈成了两半。

张山重剑接着再一绞,那头煞尸被他绞成了一地碎肉。

回头再看,缪采盈也将另一头煞尸圈在剑影之内,连续的剑光斩在它的身上,每一剑都深可见骨。

张山直掠而回,剑势再展,又是一声嗥叫声中,这头煞尸也同样变成了断肢残骸。

缪采盈舒了一口气:“终于收拾掉了。”

张山游目四顾,然后手指着中间那面墙:“那里有个凹槽,和我们进来时的一样。”

“我去试试。”

她再次拿出了玉牌,和张山一起走了过去。

离墙半丈的时候,玉牌开始发光,而墙上的那个凹槽依然射出一道光,照着玉牌上。

片刻之后,又是一道光门出现了。

张山再次握住她的手,一起走了进去。

眼前一暗,又重现光明。

又是一间大殿。

大殿中间,却盘膝坐着一个人。

那人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年纪,身穿黄袍,面貌俊朗,闭目坐在那里,恍如入定一般。

在他坐着的地上,纵横交错的刻着一道道线条,这分明就是一个法阵,而他正坐在那个法阵的中间。

两人心中一惊,神识向着那人扫了过去。

“嗯,没有生机,应该是死了,不过,会不会也是一具煞尸?”

缪采盈神识传音道。

“不知道,不过,我感觉这人的相貌有点似曾相识。”

张山皱着眉头思索道。

不久他眉头一扬:“师姐,你不觉得这人长得有几分象那位圣皇么?”

缪采盈仔细打量了几眼:“不错,有六七分相像,还有……他那身黄袍是太子服饰的式样。”

说到这里,她脸上露出惊容,不由的和张山交换现在我们的生活环境越来越好了一个眼神。

“这不会就是那位十几年前死掉的太子吧?他不是应该葬在皇陵的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张山不可思议的道。

正在两人神识交流的时候,那人紧闭的双目却突然睁了开来。

张山和缪采盈大吃一惊,心中同时冒出一个念头,这人又是一头煞尸。

神识再次扫了过去,仍然没有感应到这此人身上有生机。

黄袍人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死板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太好了,终于有人来了!”

他竟开口说起话来。

“师姐,煞尸会不会说话?”

“听说高等级的煞尸会产生灵智,当然是会说话的……这不会是尸王境以上的煞尸吧?”

张山听了心中一沉,要是尸王的话,自己两人今天怕要交待在这里了。

黄袍人的目光落在缪采盈拿在手中的玉牌上,目光闪动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既然拿着这块玉牌进来了,和莫玉声是什么关系?”

缪采盈迟疑了一下:“他是先父,不知前辈是?”

“先父?莫爱卿竟过世了?难怪一直就不曾过来了……”

黄袍人脸上露出了凄容,叹了口气又道:“本王苍行正,想必是他去世后,把玉牌留给后人,让后人来救本王的吧!”

张山心中大震,不由的出声道:“你就是当时的太子?不是说太子己死于十几年前了么?”

“哼,当时本王受奸臣谋害,遇刺重伤垂死,不过本王修有一门秘诀,可以让自己处于假死之中,外表看来像是真死一样,这才骗过了杀手。”

苍行正眼神阴沉的道:“然后莫爱卿偷偷的将本王从皇陵中移了出来,将本王带到这处秘地疗伤。”

...

伊春牛皮癣治疗哪家好
南京治疗阴道炎费用
崇左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