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崇祯重征天下第二百四十三章朱存棋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崇祯:重征天下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朱存棋

虽然秦王庄外的地貌已被地震搅得一片混乱,但朱由检的枣红马与朱存棋的碧云霞都是宝马良驹,自是不在乎这些xiǎoxiǎo的障碍,仍是并辔而行.行不多时,便将随从们远远地抛在了后面.

此时天光已经大亮,湛蓝色的天空上,流动着辐射状的排排云雾,真是蔚为壮观.朱存棋被这奇异的景色所打动,抬头仰望天空,那曼妙的身姿不觉令朱由检怦然心动.

"殿下,这天上的云彩好奇怪啊!普通的云朵都是一团一团的,这些云彩却是道道笔直,似是从什么地方射出来一样!"

朱由检正看得入神,冷不防朱存棋扭头发问,二人的目光恰好相遇,朱存棋顿觉脸上一阵发烧,赶忙低下头去.

朱由检也觉得有些尴尬,忙开口掩饰道:"这是地震云."

"地震云?"朱存棋诧异地道,"地震乃是大地撼动,又与天上的云彩有何关系?"

朱由检卖弄道:"地震云的成因十分复杂,可能是地震释放的大量热能传播到天上,也有可能是磁场变化导致空气电离,还有可能是核辐射的轨迹,总之…我也搞不清楚,嘿嘿嘿嘿."

"磁场?电离?核辐射???"朱存棋大为惊讶地道,"殿下您在説些什么,存棋闻所未闻!"

"其实我也是在京师的时候,听一个洋和尚説的,不知是真是假."朱由检只好又把汤若望搬来当挡箭牌,心想哪天真要遇到汤若望,得赶紧串串供对对词,可不要穿帮了才好.

为了避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以至露馅,朱由检赶紧打岔道:"没想到郡主还会骑马."

朱存棋闻言却螓首轻声道:"殿下觉得存棋就应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做一个深锁宫中的公主么?"

"我不是那个意思!"朱由检赶紧解释道,"我是觉得郡主很厉害,值得尊敬呢!"

"真的?"朱存棋微微露出喜色道,"父亲和两位哥哥都不会骑马,也不欢喜我学骑马.可人家整日圈在王府,都快要闷死了!存棋可不愿意像他们那样整日醉生梦死,宁愿和碧云霞一起在郊外驰骋."

"碧云霞,这这些都是很有优势内容的平台名字真好听!"朱由检赞道,"看它如此神骏,应该也是匹宝马吧?"

"殿下眼力不错!"朱存棋略有些骄傲地道,"她是一位友人所赠,日行千里不在话下!殿下的这匹马也很不错,可有名字?"

朱由检一时语塞道:"我管它就叫枣红马…其实这匹马不是我的."

説到这里,他不禁想起枣红马的主人大玉儿,又联想到音讯杳然的李崇瑶,心中猛地一痛,神色也黯然起来.

"殿下…存棋是不是説错了什么话?"朱存棋看出他神色有异蜂蜜美容小知识酿蜜坊蜂产品专卖店,忙歉然道.

朱由检叹了口气道:"这和郡主没关系,只是我想起了一段往事."

离开草原已经两个多月了,朱由检一直不愿,也不敢回忆那段经历.可今天他心底那根弦却被轻轻地拨动,突然特别想找个人倾诉.

此时只有朱存棋在身边,朱由检便将自己从离开京师起,直到与蕊儿重返关内的那段惊心动魄的经历讲给她听.

朱存棋就如同一个爱听故事的xiǎo孩子,一会儿被逗得掩口轻笑,一会儿又被感动得眼圈发红;一会儿紧张得双拳紧攥,一会儿却又听得心驰神往,将温柔的目光久久停在朱由检的脸上.

朱由检一口气讲完,朱存棋还歪着头遐思良久,最后终于长叹一声道:"殿下,存棋好羡慕您!同为皇室,您可以驰骋天下,存棋却只能深居府中!和您相比,存棋的日子简直平淡无味,了无意趣!"

説着説着,朱存棋竟伤心地滴下泪来.

朱由检忙安慰她道:"平淡也好啊,平平淡淡才是真嘛!其实郡主要是觉得在府中呆着没意思,大可以出来散散心,找朋友聊聊天什么的…"

"存棋没有朋友."朱存棋黯然道,"存棋自幼便是郡主,在外人看来使奴唤婢,锦衣玉食,过的是神仙般的日子;可那份孤单寂寞,也只有自己才知道!况且皇室又有种种规矩,想出府须得层层,往往一年也难得出门一次.有时候存棋真羡慕那些普通百姓,虽然粗茶淡饭,却能想去哪便去哪.与他们相比,存棋只是笼中鸟,池中鱼罢了!"

"郡主言重了!"朱由检忙道,"你现在不就出来了么?"

"这次是存棋挂念殿下的安危,才不顾一切地冲出来的."朱存棋刚説到此,忽觉不妥,赶忙缄口不言,脸颊却如同火烧般迅速红了起来.

朱由检倒没在意,接口道:"而且刚才郡主还説,碧云霞是一位友人所赠."

"那是存棋唯一的朋友!"朱存棋顿时喜上眉梢.

不知为何,朱由检竟感觉心中产生一丝妒意,暗想这位友人一定是朱存棋的心上人了.不知是谁这么幸运,能获得这位高雅的郡主的芳心.

可他赶紧又在心中告诫自己:喂!人家可也姓朱,虽然血缘已经被稀释了多少代,可在名义上还是自己的姐妹!你个人面兽心的东西可别太过分了,连自己的姐.[,!]妹也要下手!

想到此处,他赶紧收摄心神笑道:"郡主的友人定非凡品,他日有机会,一定要为我引荐引荐.若还觉但 14mm f/2.8 IF ED UMC在素质上非常出色得寂寞,也可以来秦王庄走动走动,与王妃她们做做伴."

朱存棋却对他俏皮地一笑道:"他呀!他也早想认识殿下了,只怕太过唐突.不过他现在却不在陕西,什么时候回来就不一定了.至于王妃娘娘,存棋有些怕她呢!"

"有什么好怕的?她又不是老虎."朱由检笑道.

"王妃娘娘生得太美,存棋不敢和她站在一起嘛!"

二人一路谈笑,沿着干涸见底的泾河向上游寻去,不多时便渐渐地进了嵯峨山.忽听前方一阵大喊:"喂!别往前走了,这里危险!"

朱由检定睛一看,却是喜出望外地道:"郝大明!你们怎么样了?"

四号工程的工头郝大明也认出了朱由检,满头大汗地跑过来道:"尤掌柜,你来的太好了!前面两个山头让地震给震倒了,把泾河水给阻断了!现在周围的山头还在不断地往下掉石头,掌柜的一定要xiǎo心啊!"

朱存棋与朱由检对视一眼,一是惊讶于他的判断如此准确,二也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被别人喊作"掌柜".

朱由检却顾不上解释,先问郝大明工人的情况.

郝大明擦了擦汗道:"大伙儿平常干活儿就晚,地震的时候都没睡觉,所以人是没什么事.可惜了前些日凿出来的石块,全被山头给埋住了."

"人没事就好!"朱由检大喜道,"石块被埋这没什么.其实你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不地震,这两个山头上的石头,咱们什么时候能全凿下来?这一地震,咱们倒省事了!"

"对呀!"郝大明一拍脑袋,兴奋地哈哈大笑道,"让掌柜的这么一説,地震还人们在洞口陂沟窑址旁的小溪内是一件大好事了!"

"好和坏都是相对的."朱由检笑道,"只要动动脑子,把不利的因素转变成有利的因素,坏事也就变成好事了."

"掌柜的説得太深,咱听不懂,您就説怎么干吧!"郝大明跃跃欲试地道.

朱由检道:"眼下开采石头的事先放一放,咱们必须把堰塞湖的问题解决掉.你带我们上去看看!"

郝大明便在前面引路.山路陡峭崎岖,有的地方根本就没有路,朱由检与朱存棋只得下马步行.一边走,朱由检一边向她悄声解释,自己是泾阳商帮的出资人,以王爷的身份出面当然不行,只好假借"尤掌柜"的身份.

朱存棋默默地听着,心中却没来由地一阵甜蜜,细细地品味着方才的"我们"二字.

不多时,几人已经攀上山dǐng.朱由检抬眼望去,不觉惊叹一声:"好大的堰塞湖!"

原来泾河本是从两山夹着的山谷穿过,如今两边的山体滑落下来,将泾河的河道堵了个严严实实.那山谷便形成了一座规模宏大的堰塞湖,湖面宽度足有数百米,长度则有二里多长,深不见底,且水面还在缓慢地继续上涨.

朱由检看了看堰塞的坝体,大约有五六十米高.他心中默算一遍,已经大概知道:如果这座堰塞湖灌满河水,就可以积攒上亿立方米的水量.一旦决口,那可就真是"黄河之水天下来",下游不冲个稀里哗啦才怪.

"不行!得赶紧想办法!"朱由检急急地道,"郝大明,你派人给我日夜盯着这湖水的高度,每天回报两次!我赶紧回去组织人手,必须得想办法把这个堰塞湖给打通,将水缓缓地放出来!郡主,咱们马上去泾阳县城!"

"好!"朱存棋也紧张地道,"我马上派人回府去,将府里的几十名仆役全派过来帮忙!"

朱由检忙拱手谢道:"眼下必须群策群力,众志成城,方能化解这场大难.郡主深明大义,我先代泾阳百姓谢谢你!"

朱存棋也敛容回礼道:"殿下才是百姓的大救星.若没有殿下,只怕直到堰塞湖决口,人们还浑然不觉呢!"

连云港白癜风较好医院
广州包皮过长治疗费用多少钱
杭州医院妇科哪好